花香染纸,春风挽眉,听雨声滴出诗走,看海棠绽出时光

  

阳世四月芳菲尽,桃花坠,梨花落,绿荫阵阵,浅夏茵茵。

光阴染指,花香鸣琴,这个季节的花事,半是绸缪,半是蹉跎,半是嘈杂,半是战败,半是妖娆,半是凄清。

落红满地,时光带着无从收拾的纷芜;幼雨微风,蜜意系于光阴之上,这是个让人感叹年华老去的季节。

当时旧雨初重逢,折叠的韵脚,走出动人的诗一走;那满枝的盛放,曾装点过寂寞的流年;那染纸的花香,缀满之子于归的篇章。

江南有柳,掩映满城的绿;陌上有风,袅娜娉婷的暖。

掀开岁月泛黄的纸张,破旧的春色照样张扬,那晚月色坠地,有人梅边吹笛,有人空梦落花;那年草长莺飞,有人日暮待恋人,有人薄暮念江南;当时年华正益,有人踏马看花,有人空看斜阳。

恍惚间,已是暮春时节,还来不敷益益珍藏满眼的春色,落花,便仓促地堆积满地。来不敷细数,来不敷埋葬,便被浅夏的风,逐一吹散。

信手放开岁月的纸笺,醮几点春雨,携几分春愁,描十里春风的软情,勾人面桃花的故事,写一阙芳菲浸染的诗走,落笔生香。

时光无声,岁月有痕,季节的流转里,总有一处风景,让你流连忘返;人事的变迁里,总有一段以前,让你一再回看。

如同那年的月光,注定无处可藏;如同猝不敷防的诗篇,总是触及心肠;如同青石板上的光阴,注定落满或深或浅的回忆。

一江春水,满城落花,城市在时光的烟雨里厚重,也在青翠的年华里轻盈。

诗酒年华,浮世清欢,生命在喧腾的嘈杂里舞动,也在通俗的哀喜里足够。

忧忧郁的回忆里,谁能找回实在的本身失踪利的时光中,吾们都是匆匆的过客。

伪设,你已错过这个春天,也请你,在流年的画作里,细细摩挲墨色里的缤纷,在那里听花绵绵而缤,听光阴簌簌而落。

伪设,你已和年华擦肩而过,也请你,在岁月的年轮里,一点一滴地追求丢失的回忆,重新拼集首一本芳华的诗集。

山水一程,岁月一更,遗忘孤独,暧昧哀喜,2018微信小视频福利群聊用季节素简的笔,描一幅春色入画,勾一笔清愁入眉,记那年花间初重逢,载一段南陌翩若惊鸿度。

一脉锦瑟,一梦倾城,一弯花事老,一念相思首,时光软软,看落花入弦,弹一弯陌上春光的悸动,念一纸嫣然落花的江南,顾盼一世风花雪月的飘泊。

花落未须哀。红蕊明年又满枝。惟有花间人别后,无期。水阔山长雁字迟。

今日最相思。记得攀条话分袂。共说春来春去事,众时。一点愁心入翠眉。

春风十里,?紫嫣红,姹紫嫣红的缤纷里,是惊艳时光的怒放。

月暖晴日,绿荫成阵,荷风竹露的幽清里,是薰风入弦的想念。

繁花谢幕,流光偷换,显明灭灭的时光里,是花开花落的相依。

最益的时光,是春水初绿,春林初盛,梅开如雪,幼雨微风,你正好来,吾正好在。

最益的时光,也是一朵花,落于庭前,一帘月色,荒于流年,一段时光,老于指尖。

最益的时光,不消春色迤逦,不消花事不老,不消芳华韶华,不消鲜衣怒马,而是心有繁花,岁月凝香。

当风落于花间,当雨湿遍流年,当绿意铺满阳世,当友谊停于笔尖,当诗走长满春意,当酒杯注满月光,你是这样的忧忧郁,亦是最益的时光。

春已老,林花谢春红,花落啼莺尽,一程烟雨,少顷芳华,落红满地不堪怜。

春未老,落花不凉流年,浅醉不负时光,青梅落,花无期,春色满眼不堪忘。

如若能够,在红尘深处,诗酒琴茶;在平时巷陌里,共话桑麻。

如若能够,在矮眉温婉时,重逢你门掩芳菲的期待,细数一季又一季的落花缤纷。

此去经年,不负岁月,不负遇见。不问归期,不诉离殇。

许生命一片芬芳,留存岁月的惊艳;许流年以不悔,待春风再来,桃花再开;许岁月以蜜意,清风明月两相依。

写一篇春色,寄给四季,让花香染纸,让春风挽眉,听雨声滴出诗走,看海棠绽出时光。

posted on posted @ 21-04-28 02:13  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魔方影院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酷咪 版权所有